央廣網北京6月17日消息(記者張聞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“北德容,南佩佩”雖然是個笑話,但足球場上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“流氓主義”確實風靡一時。當C羅梅西們忙著衝鋒陷陣,德容佩佩們則在其身後的陰影里,用掃堂腿,無影手為英雄們定點拔出障礙。從角色定位上來看,他們的工種屬於臟活累活,從自身球風來說,他們的職業生涯也“不負眾望”,以“臟”聞名。一萬個沒想到,本屆世界杯要對耍流氓說不。用知名球評人陸洋的話來說,“英超橫豎不會判的點球到了這兒都判了,西甲死活不會亮的紅牌到這兒都亮了,德甲鐵定要吹越位的球到了這兒都不吹了,蘭帕德咋踢都不算進的球到這兒都算進了。”
  今天凌晨,當佩佩愚蠢的用頭挑釁穆勒的時候,我恍惚以為這個“精神”給各隊都下達了,就瞞著佩佩一人兒。
  但佩佩成了今天的佩佩也不是他一個人的錯,是誰縱容他的“野蠻生長”?又是誰默許他可以做那些“下三路”的動作?在這裡,我不得不提,兩個響噹噹的名字“斯科拉里”和“穆里尼奧”。
  若人生只如初見,我愛上葡萄牙隊,是2000年歐錦賽小組最後一輪,葡萄牙對德國的那場球,當時已經提前出線的黃金一代,全替補登場,康西卡奧獨中三元。那時的葡萄牙,古典,優雅,甚至有些緩慢。不動怒,低頭用腳“吹拉彈唱”,90分鐘比賽,髮絲不亂,妝容不變。
  但“美”不等於“贏”。為了“贏”葡萄牙隊請來名帥“斯科拉里”,“大菲爾”一上任便給葡萄牙隊帶來一個歐錦賽亞軍和一次“美學地震”。 2006年世界杯,葡萄牙隊堪稱開了一場流氓的盛宴,與荷蘭隊的1/8決賽,雙方共得到16張黃牌和4張紅牌。比賽領先時,斯科拉里向裁判表示要換下費戈,但就在葡萄牙隊長跑向邊線時,斯科拉里卻讓助理裁判放下換人牌,從而浪費了一些寶貴的時間。“蔫壞損”不過如此,但我必須承認,當天我那場勝利給我帶來的只有狂喜,並無其他。
  再來說說“魔力鳥”,穆里尼奧雖然沒有執教過葡萄牙,但他在俱樂部所培養的弟子,卻撐起了幾屆大賽里葡萄牙隊的主力陣容。多年來,他將“功利足球”發揮到了極致,接受採訪時那股子“我是流氓我怕誰”的拽勁兒更是讓他的“惡名在外”。魔力鳥曾說“假如你開輛法拉利,我開輛小破車,為了在比賽里擊敗你,我可以刺破你的車輪,或者在你的油箱里撒一把白糖”。當然在現實生活中,穆帥從不粗魯的耍流氓,“不擇手段”的贏球只是他的足球觀,為了獲勝他亦有自己“精密儀器”般的方法論。
  穆尼里奧用他的方法論為葡萄牙提拔了不少“好用的無恥之徒”,斯科拉里則用他的“作戰哲學”為葡萄牙把不少“甩貨”重新包裝成了“重型武器”。作為葡萄牙球迷,我們常常不知道應該是感謝他們帶來了“贏”,還是嫌棄他們帶走了“美”。蘭波曾經寫,當我們都是強人——誰讓步?都是快樂——誰是笑柄?當我們都極凶狠——人們會拿我們怎麼樣?
  看吧,“功利足球”之所以存在,是因為“功利”能刺激我們。“美麗足球”之所以興盛,是因為“美麗”能麻醉我們。所以踢功利足球真的“怕輸”,因為這是實打實的“成王敗寇”。  (原標題:[聊吧世界杯]足球場上為勝利不擇手段的“流氓主義”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進口傢俱

gt27gtfs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